也谈谈六级 On CET6

3条评论

昨天考完六级,诸位同学在网上发表了文章,议论之.

我已经是第二次走进六级的考场,这次学校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竟然将考场按班级分,也就是说,我们一个考场里都是本班同学,虽说是国家六级考试,但感觉和班级期末考试没有什么区别.

考了两次六级.每次都想摸到它的命脉,一下掐死它.但实际情况是,它好比一条泥鳅,你越用力,它钻的越快,逃的越快.

首先,考了这么多年英语,就没有见过先考作文的.拿到试卷,大脑还没有warm-up,就直接要写作文,这是件痛苦的事.去年这个时候考四级时,这样的考试形式第一次试点,我赶上了.一上场看着作文题,干巴巴的想了20分钟,我靠,作文总共才30分钟时间.我一看还有十分钟,傻了,赶紧动笔写,还没有构思好,就稀里糊涂写完了.半年多前第一次考六级,仍然静悄悄的看着作文题,不过那次有点进步,看了15分钟,然后就动笔了,最后心惊胆战的写完了.这次考六级,又进步了,呆若木鸡的看了10分钟,就动笔了,不过写了第一段,就划了推倒重来.

写完作文,就是快速阅读.这是比较新颖的考察方式.个人觉得题目形式无可厚非,但确偏偏把它安排在作文之后.当考生还沉浸在作文的喜怒哀乐里的时候,马上有要来一篇1000多字的文章读一下.尤其像我这种,作文拖拖拉拉的人,经常还要占用快速阅读的几分钟时间,给作文结尾.

新的四六级考试,增加了听力部分的比重,也改变了传统听力部分的顺序,把它安排在了快速阅读之后,深度阅读之前.这样的安排,不伦不类.似乎出题人总在追求一种平衡,一种让考生大脑能得到充分开发利用的平衡.但根据本人三次考新题型的丰富经验,同学们的第一次心理大崩溃往往出现在听力部分之后.听力的时间大概是35分钟,众所周知,听力一直是中国同学的老大难之一,这35分钟对于相当一部分同学来说相当于慢性死亡.当35分钟的录音结束之后,唯一的念头就是赶紧放松一下,或者下意识地借涂答题卡的时间深深地喘口气,抱怨一下没有听明白那两个洋鬼子叽里咕噜说的什么东西.这五分钟时间的作用相当于给自己吃了颗"泻停封",本来刚刚热了身的大脑,一下子蓝屏了.最可怕的是,接下来就要进入残酷的PK阶段,本次考试的另一个重头戏,阅读理解.其实,通常情况下,这个时候留给同学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在紧张和不安中做阅读理解的效果,肯定会在本来就不怎么样的基础上再打个白金会员八八折.当目光还在一排排蝌蚪文之间往返扫射的时候,心似乎已经飞到了下次补考的考场了.此为第二次心理大崩溃.

再然后是完型(或者改错)和翻译,对于这两项,大家感触都没有前几个部分那么深,毕竟已经没有什么时间好好做了,对于不知所措的完型,或者20-30%的改错正确率(感叹与平时联系冥中暗合),以及不痛不痒的翻译,早已经在数次的模拟考试中习以为常了.能在涂答题卡之前将题目全部写完,不管猜的还是蒙的,那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最后,还要涂完答题卡(有时候还生怕自己涂的计算机不认识),让我们一起诅咒考试中心吧,他们无情的剥夺了我们几分钟的答题时间让我们做了件毫不用智商的事情,有这几分钟,有多少人能从死亡线上走出来啊!

四六级改革,任重而道远.

差别和差距 What Causes the Disparity is the Difference

一条评论

中国足协总是厚颜无耻的喜欢把国家队和国奥队的比赛安排在一起,而且是先上小弟,再出大哥,希望冲击波能一波强于一波,殊不知很多球迷看了国奥队的比赛之后再看国家队的比赛,有一种很恶心但又吐不出来的感觉。

朱广沪也算是本土教练中比较开明的一个,这个从他推出的一些政策就可以看出。比如“疯狗精神”,比如每场比赛前他都会向媒体透露,对手的比赛录象他已经看了好多遍,已经摸清楚了对手的特点,然后就是已经知道怎么遏制对手。

而杜伊,起码从媒体的报道上来看,我不能得到他有喜欢通过看录象来研究对手这个爱好的结论。每次比赛前,在媒体上我们看到的最多的,还是阿杜和球员在训练场上打成一片,积极备战的情景。

老朱总喜欢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恨不得针对世界上每个球队制定一套打法,自打他接受国家队以来,被选入国家队的球员不下百人,几乎每次比赛都有新的面孔出现,老面孔的位置也不固定,甚至经常出昏招安排球员打自己根本不擅长的位置,比方他老爱让董方卓打边锋,希望以董的速度能让队伍的边飞起来,难道人家小董速度快就一定要打边路吗?再说让他打了边,从效果上讲,另人满意吗?老朱给我的感觉是,他总是在寄希望于一套完整的阵容,一套包括所有海龟球员和国内精英的阵容,然而自己又不停的在实验新的球员打新的位置。他任国家队主教练两年多,竟然没有拿出一套固定的随时可以拿出来比赛的阵容,亚洲杯快开赛了,我们还是在上场名单中发现近几年几乎没有在国家队露面的球员,甚至老朱还惘故私情,用宝贵的热身赛去磨砺那块锈迹斑斑的李铁,而不给其他状态好的球员表现的机会。事实证明,老朱不具备慧眼实珠的能力,更不具备变废为宝的特异功能。

阿杜不是共产主义者,他也许不信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这一套,即使每次出征时人员不整,他还始终强调,进攻是球队的灵魂。不管遇到什么对手,他总能用手上不完整的阵容,打出一贯的进攻套路。杜伊也挑过不少球员,从场上的表现来看,那些被挑选出来球员都有各自的特点,而且赛时都可以发挥出来,为整体的战术打法贡献一份力量。比方说曾诚,一个以前名不见经传的武汉门将,在最近的几场比赛中,他以稳健的表现给人们留下深刻的印象。还有打右后卫吕建军,甚至来自乙级球队,人家照样有自己的特长。这次去法国的阵容,可谓缺斤短两,但是看看比赛的内容和结果,球迷都可以满意,即使那个失球还是中国球队这么多年来的老毛病。

也许我们还能在土教练和洋教练的风格中有一些更深层次的思考。在中国,我们总是强调集体主义,强调个人服从整体,以集体的利益压制个性的发挥。而在西方,人们往往把个人的幸福放在首位,他们认为,只有个体利益得到保障了,才能更好地为集体服务,才能构建强大的整体。这两种截然相反的观念,用在两只国字号球队身上,造就的也是迥然不同的风格。

老朱首先强调整体,强调所有球员要像疯狗一样,强调球员不能因为自己的表现欲影响了整个球队,比方说你带几步就必须传球,不传球一旦被抢断后果严重。结果适得其反,我们看到的是国家队的球员在场上总是步履沉重,连三脚连续传接这样的基本战术要求都无法做到。然后就是整个球队踢得一团糟,传控球率低得惊人,被甚至泰国那样的对手压得喘不过气来,被逼无奈只能像发了疯的野狗满场乱跑。

杜伊也强调整体,但是他更强调的是球员应该发挥自己的特长,敢于拿球敢于突破,只有每个球员都把自己的特长展现出来了,才能将整体的水平提升上去。结果我们看到的是,国奥球员一个个生龙活虎,以一次次精彩的个人突破去震慑对手,场面非常连贯,整个球队看上去如同一股绳拧在一起。这使得他们即使在面对葡萄牙那样的拉丁派球队的时候也能够几既不输场面也不输结果。

有时候,我们常常分析说,中国足球落后,是因为我们起步晚,底子薄,底蕴不深,加上中国人体制天生不适合足球这样的高强运动。诚然以上的因素不得不承认,但是,我们是否认识到,观念上的落后才是中国足球一直没有起色的重要也是根本原因,观念不改变,连奋斗的方向都摸不着,何谈进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