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日期 About Dates

一条评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迷恋日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非常敏感日期。

我的大脑里储存的事情大多伴随着日期,就好比在Windows XP下建了个文件夹。

2007年10月4日,晚上,我打电话告诉我爸,我不考研了。

2007年8月14日,上午我乘坐的西安始发开往北京的T232次列车晚点到站。中午去家乐福买了生活用品。晚上又匆匆赶往火车站,乘坐T271次列车前往长春。

2007年6月9日,我6点起床,牙痛得不行,吃了很少的东西就去清华考试,差点在考试前睡着,因为前一晚牙痛,根本没有睡着。

2007年5月27日,早上6点起床,去首师大考口语。

2007年2月17日,除夕夜我在新东方大厦度过。

2006年12月15日,下午4点在清华科技园赛尔中心考试。考完试和一个哥们走到地大又从地大走回学校。

2006年9月7日,乘坐的泰州开往北京的T156次列车到站,回到学校,买了几十斤水果前往怀柔,去“探望”正在实习的院里其他专业的同学。

······

······

2005年8月23日,结束暑假,从家里回学校。

2004年10月31日,晚上赶到火车站爬上T65,次日早上9点多到达南京,在李飞翔的陪同下,去中央门转汽车去了镇江。(整整三年了)

2004年9月12日,下午1点33分,我登上从镇江始发开往北京的1478次桂发祥号列车。

料理鼠王 Ratatouille

2条评论

几句经典台词:

Not everyone can become a great artist, but a great artist can come from everywhere.

In many ways, the work of a critic is easy. We risk very little yet enjoy a position over those who offer up their work and their selves to our judgement. We thrive on negative criticism, which is fun to write and read. But the little truth we critics must face is that in the grand scheme of things, the average piece of junk is probably more meaningful than our criticism desinating it so.

If you focus on what you’ve left behind, you’ll never be able to see what lies ahead.

Great cooking is not for the faint of heart. You must be imaginative, strong hearted. You must try things that may not work. And you must not let anyone define your limits because of where you come from. Your only limit is your soul. what I say is true. Anyone can cook. But only the fearless can be great.

post-455487-1192323036.jpg

国足军训 Military Training

一条评论

经历的亚洲杯的耻辱之后,中国足球低潮中重新起步。饱受非议的军训匆匆的来了,又匆匆的走了,留下的无非是些不痛不痒的谈资。

很久没有国家队的新闻,发现自己心情异常舒畅。当然,也要感谢中国足球这个整体,没有太让我牵挂。即便是在本土举行的女足世界杯,我也只是在别人那里看了几分钟。其实,在我心里,已经不会对中国的国字号球队有什么“非分之想”。

关于这次男足大批人马前往河北高碑店某炮兵部队军训,尽管有相当一部分反对的声音,我还是坚持认为,军训本身是没有错的。那些批评的群体无非是觉得足协领导搞些官僚作风欺骗上级,或者说军训泯灭了球员的个性云云。且不说中国球员几乎个个狗屎,没有什么突出的特点,即便我承认他们每个人都是灵性十足的,难道军训就不能让他们好好理解什么叫遵守纪律吗?今天看新闻了,有个长得像李逵的球员被“请”回俱乐部了,还有个别球员被通报批评了,这从侧面反映了这次军训还是暴露了一些球员的素质。

回头想想,有时候国家队的比赛踢得比业余比赛还难看,恐怕除了教练员的原因之外,还要算上球员不守纪律这项——不仅在场下没有规矩,在场上也不尽心尽力!你看,这次军训所在单位,驻守北京周边的炮兵部队,白痴都知道肯定是解放军中的精英,不然怎能拱卫京城?连这来头的部队都镇不住某些球员,更别提那些号称振兴中国足球实际却只是替足协打工的教练们了。

这次军训才5天,时间太短了!连我们上高中上大学时的军训强度都比不上,以我看,最好以后能搞个半年八个月甚至一年的,把那帮混蛋好好治治,河北的炮兵部队不行就上中南海的内卫或者天安门的国旗班。再多说一句,我要是教官,非拿着99步枪指着他们:“老子整死你,踢那么差,再不规矩点,把你们他妈全毙了!”

两年 Two Years

一条评论

从差不多两年前的这个时候起,我从那段感情中被释放出来,成了一个自由自在的光棍。

昨天在那个我不常用的QQ上提醒她这个起码我还记得的日子,她仅仅回了个表情QQ截图未命名 。我不知道该怎么理解,或许根本没有必要去理解。

两年时间不长,在宿舍上上网,到球场踢踢球就过去了。

至少,我明白了,Love is, to some extent, merely a sort of sense which could never be repossess.

一个人的生活又有什么不好呢?

那些人们 Dormmates

一条评论

是时候回忆一下高一时候的舍友了。
高中三年,我只有一年级的时候在学校里寄宿。
当年的男生108寝室,在管理员黄胖子的办公室旁边,隔了个楼梯间。
该宿舍共12个床铺,满员。现在,由12号开始,从后往前报名!
12号肖杰 11号梅一凡 10号王成洋 9号张维拓 8号顾源 7号陈健
6号朱峰 5号曹恩祥 4号黄飞 3号王长宏 2号丁凌 1号黄良喜(宿舍长)
肖杰,现在就读于苏州大学。高中的时候和他关系不好,看不惯他自以为是。上大学之后,关系变好了,好哥们了,也许由于感情方面上有过类似的经历。他文笔很不错,打篮球的动作也蛮好看的。他女朋友绝对是我们那个高中校花里最高级别的,才貌双全。据他本人说,连前校长都想让她做儿媳妇。此君现在正在准备考上海交通大学的研究生。
梅一凡,现在就读于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是个鬼才。他老子是我们市另一个中学的副校长,教物理的。他本人物理也非常牛B。此君爱好军事,也曾一度沉迷于游戏。特点个人卫生习惯很差,一双袜子穿两个星期,一条裤子穿一个冬天。后来有一次期末考试他竟然没有参加,坊间传言和班上另一个同学出去上网了。班主任非常生气,结果通过暗箱操作,他被接回他老子的中学去完成了接下来的高中学习。不过,高考考的还是非常好。前段时间和他聊天,他说他要找工作。
王成洋,现在就读于东南大学。绰号马革喜。他是我们那个寝室为数不多有绰号的,而且他的绰号还不是我取的,据说这个绰号来源于他穿的某件衣服上的标签。此君饱读四书五经,满腹经纶。有一次,他在班上后门看书,语文老师好奇地凑上去看,吓了一跳,他在看《皇帝内经》。有一晚,我熟睡中被一声巨想吵醒,起来发现原来他睡觉时从床上摔下来了。只见他一个转身,卷上被子,继续睡觉。第二天早上起来是看见他正抱着膝盖使劲地搓。现在在准备考研究生。
张维拓,现在就读于清华大学。当年我们省高考第三名,高二参加物理竞赛就拿了一等奖。化学、数学竞赛一等奖,生物竞赛二等奖,作文竞赛特等奖。说到这里,自己只能去挖个洞跳下去了。本来IQ就很高,还非常非常勤奋,每天除了看到他吃饭上厕所,其他时间全部在学习。取得成绩理所当然了。现在他应该在联系美国的研究生院吧。
顾源,现在就读于河海大学。很要好的哥们。长得很帅,据说原来他们初中至少一半女生是他的fans,甚至包括我的前女友。他的性格在男生绝对属于非常好的那种。上了大学他一直在追求某个女生,几经起伏,现在还没有成。他的舅舅很牛,是我们高中历史上的知名校友,现在在美国。暑假回家和他一起吃饭,他说他想考公务员。
陈健,现在就读于南京农业大学。也是个脾气非常好的男生。长得也很帅气。性格上有点内向。睡在我们寝室最里面,有点深居简出的感觉。上次联系他还是大一的时候,当时托他去火车站帮前女友买火车票,他二话没说,很晚还跑到火车站去了。上次见他还是高考后我们家请客,喊他去我家。现在还不清楚他的打算。
朱峰,现在就读于南京大学。绰号“大阴人”、“老男人”,这两个绰号均出自我口,不做解释了。说他是个有内涵的男人不过分,书读得很多,也很懂事。有时候很古板,有时候也和我开玩笑。印象最深的是他喜欢把塑料袋什么的压在床垫下,有一次他掀起床垫,我还被下面那么多塑料袋吓了一跳,主要是还有和塑料袋等同个数的臭袜子。没有他的手机号码,所以除了上网联系很少。现在还不清楚他的打算。
曹恩祥,现在就读于清华大学。个子不高,是个很勤奋和懂事的人,高考之前做了阑尾炎手术,高考照样发挥出色。喜爱运动,当年在宿舍,他就每晚做仰卧起坐,锻炼出了漂亮的腹肌。有段时间守门,干得很出色!上大学之后和他联系还比较多。最近得知他保研成功了,可喜可贺!
黄飞,现在就读于东南大学。好哥们。是个猛男,肌肉发达,速度很快,足球踢得不错。和我从小学起就是校友。感觉他阅历比较丰富,明白的事理很多。脾气比较暴躁,以前为了足球联赛的事还跟我吵了好几次。当年他丝毫不近女色,最近听说他和我们原来班上的语文课代表好上了。现在他正在准备考研究生。
王长宏,现在就读于南京炮兵学院。从小学开始就我和好的朋友,我们两家的电话号码就差一个数字。和我有很多共同的爱好,比如军事。当年我们曾经约好要考军校,去完成我们的理想。后来他实现的愿望,继续着自己的理想。他爸和炮院政委是战友。上次问他,他说要考研究生。
丁凌,现在就读于南京师范大学。好哥们。从上高中起他就喜欢玩游戏,那时几乎每个周末都出去上网。记得最清楚的是有次他出去打游戏,他妈来学校找他没有找到就在教室门口蹲守,后来到晚上终于抓到从网吧回来意尤未尽的他。最近听说他不玩了。不知道是不是找了女朋友的缘故,毕竟高中他一直单身。还记得那个时候下了晚自习和他一起跟踪一个比我们大一届的女生。刚在QQ上问他,得知他不考研究生,准备找工作。
黄良喜,现在就读于中国农业大学。当时负责开关灯的舍长。是个垃圾(不过只是暂时的),不多说了。准备找工作。

动物园 Zoo

2条评论

上一次去动物园已经是10年前的事情了,当时和全家去的上海西郊动物园。

那时候是冬天,人不多,但动物还算活跃。

这次去的是北京市动物园。

一群懒洋洋的动物,一大批一大批的游客。动物园,是这个星球的尴尬。

熊猫说,你们喊吧,你们照吧,爷不鸟你们。

×The photos have been deleted due to the display probl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