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校友聚会 SYGZ Alumni Party@Beijing

4条评论

什么聚会?聚会的情况怎么样?

江苏省扬中高级中学北京校友会于20071223日中午在清华大学桃李园聚餐。

38位校友参加,其中本科27位,硕士7位,博士2位,已工作校友2位;

消费金额:1763.5

400元标准餐      400(元)    ×    4(桌)   =   1600(元)

消毒筷子         1(元)    ×    40(双)  =   40(元)

燕京普啤         2.5(元)   ×    11(瓶)  =  27.5(元)

大鲜橙多         10(元)   ×    4(瓶)   =   40(元)

大可乐           7(元)    ×    4(瓶)   =   28(元)

大雪碧           7(元)    ×    4(瓶)   =   28(元)

合计:1763.5

实收:1950=37×50+顾大明100

其他费用:打印通讯录1份,2/份,复印40份,1/份,共计42元。

剩余:144.5元(这笔钱会交给某个未来几年还留在北京的人,目前还没有确定是谁)

 

怎么想起来搞这次聚会?

说来话长。3年多之前刚来北京的时候,基本上只和两个在北京高中同学有联系:施大祥&曹恩祥。前者在我南面两公里处,后者位于我西面两公里处。即便是这么近的距离,我每年和他们两个见面的次数加起来也不超过5次。其他在北京的校友也知道一些,不知道是我很忙,还是他们很忙,还是大家都很忙,总之到这里之后,那几个高中时天天见到的面孔几乎再也没有见过。于是萌生了喊这几个认识的老同学聚一聚的念头。但是,一直没有进行具体的操作。

 

928下午去北航和施大祥吃饭。由于我们两个都已经大四,聊天的内容难免有些深沉略带感叹。闲谈间关于聚会的念头又闪到我大脑里,于是把我的想法和大祥进行了初步的交流,他表示肯定。本来想只喊大四的同学聚一下,毕竟大家有的将要离开北京,有的又要读研,以后见面的机会更少了。后来觉得,何不干脆把能联系到的校友都叫上!回到学校之后又和曹恩祥在QQ上沟通了一下,曹提出了些建设性的意见。当晚我自己也考虑了很久,顺便还到校内里搜了一下,发现分布在京城各大院校的校友,还真不少!

 

几天后我试探性地给部分校内上的校友发站内信,想听取大家关于聚会的建议。首都师范大学的杨蓓最早回复,然后我和她就在QQ上具体聊了一下。校友会的QQ群和校内群都是她建的。

 

接下来就是一个个联系校友,搜集大家的资料,整理通讯录,QQ、邮件、电话、校内站内信,能用上的方法全用上了(以下省略数百字)

 

聚会准备了多长时间?哪些人参与了什么工作?

应该说从928我和施大祥吃完饭之后就开始准备了,因为当时我觉得事不宜迟,于是立即付诸行动!

 

发邮件询问各位校友信息的工作主要是我做的,我联系到一半的时候,崔鹏飞给了我一份2005年的通讯录,依照那份通讯录,我联系到了部分校友。后来和黄维在MSN上聊天的时候得知05年时清华的吴俊师兄举办过一次聚会,于是又赶紧打电话和吴师兄交流。之后通过电子邮件,他又给我提供了几位校友的联系方式并对我的计划提出了一些很具体的意见,比如给到场的每位校友发胸卡,就是他提出的。期间,去清华参加招聘会的时候顺便找曹恩祥当面讨论过聚会的事情,还跟他一起去桃李园踩了点,去北理的时候也和朱华健聊了聊。

 

通讯录打印版和Excel版是我自己设计的,所以比较难看。Excel版是我和杨蓓共同整理。

 

聚会当天杨蓓同学点就到达清华,我很感动,那时我还在学校打印花名册。第二个到达的也是他们学校的,鞠杰。然后她和曹恩祥去了南门等校友。我和鞠杰在东门守候。

 

聚会去了哪些人?为什么不叫老乡会

前面已经提到,聚会共38人到场,其他校友或因为工作、或因为考试与聚会擦肩而过。38人名单如下:

北京大学:戴伟 99’ 谢辰琦 02’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施大祥 01’ 

北京外国语大学:陈朦 04’

北京化工大学:于广益04’ 

北京理工大学:朱华健 03’ 

北京科技大学:蔡皓宇 03’ 陈亮 03’ 

北京语言大学:吴晶晶 04’

北京体育大学:苏楷然 04’

北京工商大学:季茂圣 02’

华北电力大学(北京)陈旭 04’ 

清华大学:吴俊 94’ 任伟 99’ 曹恩祥 01’ 魏韦 01’ 崔鹏飞 01’ 张婷 02’ 

人民银行研究生部:胡萍 99’

首都师范大学:蔡娟 00’ 张泽洋 01’ 杨蓓 02’ 鞠杰04’

中国人民大学:郭慧妍 04’   

中国政法大学: 陈克飞 99’ 杨静 03’

中国农业大学:黄良喜 01’ 赵馨 02’ 朱艳秋 04’ 

中国矿业大学(北京)顾大成 03’ 

中国传媒大学: 曹莹 97’ 冯源 03’ 李洁 04’ 

中央民族大学: 吴娟 04’

中科院: 杨欢 96’(物理所)陆丹 99’(遥感应用所)赵云霞00’(光电研究所)

华北电力设计院:顾大明95’

 

老乡会很不具体,不能反映大家来自同一个城市、同一个高中。

 

聚会有什么得与失?

在北京能联系上这么多校友并整理出通讯录,不是很容易,校内网起了很大作用(虽然我一直鄙视他抄袭facebook)。最后能有38人参加也实属不易。上次校友聚会要追溯到2005年,而且上次以清华北大校友为主。本次聚会面向首都各个院校的校友,以及在京工作的,是很好的改革,有助于校友们更好的交流。

 

但是本次聚会也存在诸多考虑不周的地方。首先,选择在清华聚会,本想给一些大一的师弟、师妹一个参观的机会。但桃李园距离东门和南门较远,步行要一段时间,造成大家体力不必要的浪费。其次,事实证明,时间的选择非最佳时间。临近期末,部分高校已经开始期末考试,所以一些校友因为考试不能来清华,而且昨天是北京市公务员考试之日,也有个别校友因此缺席聚会,还有部分已经参加工作的校友因为年终工作较忙脱不开身。再次,有些校友离开得较早,聚会时忘记了集体合影,后来再合影的时候,只剩一半人了。还有,我自己对聚会各个环节设计不细致,总体感觉从集合到吃饭到离别场面较乱。

 

最后,感谢曹恩祥、杨蓓的无私劳动,感谢吴俊师兄的出谋划策,感谢所有到场与没有到场的校友对我们工作的支持,对大家向我的问候也表示衷心的感谢,总之有太多的感谢!

 

祝诸位圣诞快乐,新年快乐!

命运不定式 Be Master of Your Own Destiny

留下评论

1992年4月25日,中国足协与健力宝集团签订协议,正式将组建健力宝队的工作提上日程。

同年,在天津与大连两个赛区对全国1977~1978年龄段的小运动员进行选拔。选拔出的80多人赴北京进行第二轮的筛选,然后选出40多人到梧州进行冬训兼最后的选拔,最后入选的22人于1993年赴北京,11月从北京飞赴巴西圣保罗。(这22人是:李金羽、郝伟、李健、张永海、商毅、隋东亮、邱卫国、孙治、黄勇、王文华、姜涛、张效瑞、张然、余顺平、刘林、李铁、韩涛、杨晓平、王磊、鲍文杰、陈文奎、郑焱。教练员为朱广沪、李辉和刘志才。经费:90万美元。)

其后五年时间,健力宝青年队回国两次,利用此机会进行人员调整的同时也向国内球迷展示他们的训练成果,在这短暂是时间里,他们偶尔能让人们眼前一亮。更多的时间,他们还是在遥远的南美大陆艰苦训练。

直至1998年4月,他们第三次回国。同年8月,健力宝青年队于昆明正式解散,队员回到各自的队中。

话说当年第一批被选上的22名球员都是国内的足球少年中的佼佼者,他们是众人羡慕的对象。当然他们自己也引以为豪,因为能够去巴西,首先是对他们本身能力的肯定,其次能够去足球王国学习先进的足球,未来不可限量。

而如今,我们再看那份名单,其中还有几个人活跃在我们的视线里呢?

就说说我们都熟悉的名字吧。李金羽,不用说,他是那批球员中现在混得最好的,中超联赛中进球如拾草芥射手王;张永海,07赛季的中超转会标王,表现可圈可点;商毅、隋东亮、张效瑞总是游离在我们视线之外;最后一个比较熟悉的,李铁,如今成为一块不折不扣的“废铁”;剩下的,有的因为伤病退役,有的在俱乐部梯队混口饭吃,有的混迹于业余联赛,有的下海经商惨淡经营,其他的就很难知道在干嘛…

当年第二批才补充进队的李玮峰和第一批入选的李铁在2002年世界杯之后通过商业运作被租借到英超埃弗顿队。初始,当“四小天鹅”之一的李铁在英超大放异彩的时候,李玮峰却只能忍受替补的命运。半年后,李玮峰无奈选择离开太妃糖回到深圳队,落草为寇。又一年后,李玮峰率领深圳夺得中国顶级联赛冠军,而李铁在英伦境遇每况愈下。当李玮峰对着媒体说“我是亚洲最好的中后卫”的时候,李铁面对BBC记者的时候连句像样的英语都说不出来,他薄弱的交流能力导致他被主教练一步步边缘化。现在,李玮峰作为超龄球员补充到08国奥队中,不出意外,明年北京奥运会上,他将是队中的防守核心,而李铁则在“废铁”的基础上进一步生锈,基本可以肯定,他的职业生涯将慢性死亡。

另外一个人,当年甚至没有入选健力宝队的孙继海,却成为目前为止中国球员中留洋最成功的一位。

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可是另一半怎么办呢?如果没有好的开始,就不能成功了吗?

这两个问题留给您自己思考。

对于那些总是走在自己前面的人,我们必须承认现实。因为在他们挥汗播种的时候,我们逗留了,所以落后了。但只要自己趁早清醒,逗留毕竟可以变得短暂。

每个人都会走一条属于自己的路,或许这条路并不是全部由重点高中、名牌大学、研究生学历、乃至世界500强企业组成,但谁说这条自己走的路就通不到罗马?

最后,希望奋斗在考研、考六级、考公务员、考雅思、考托福以及找工作第一线的各位朋友能摆正心态,朝前方不断前进的同时紧握命运的缰绳,能明白暂时的成功或者失败都不能注定什么。

I believe we could make our own destiny, we have to do the best with what God gave us. What is our destiny? We are going to figure that out for ourselves!

时间 Time

留下评论

时间如同猥亵的的男优,而我们自己就是那淫荡的女优;

充裕的时间总是留给我们奢侈的期待,就像壮硕的男优能让女优产生激烈的遐想;

我们一边冷漠地挥霍着失不复得的时间、一边大声疾呼地表达着忙碌,

如同女优一边平静地享受着微弱的快感、一边气喘吁吁地伪装着高潮;

每个人都拥有时间却不能将它据为己有,时间公平地对待所有人却不眷顾某一个人,

好比…

…….(不再做过多少儿不宜的类比)

一个月前觉得接下来的30天的时间会非常紧凑,比如要筹备校友聚会、要完成新东方布置的任务、要准备六级、要复习专业课等等。而实际上,我依然每天坚持5个小时以上呆在电脑前,其实真正用电脑完成以上任务的时间只需要2小时/天。其他时间要么无所事事要么躺在床上睡大觉。

半个月前觉得接下来的两个多星期会很忙碌,因为上述的工作进度缓慢。而实际上,我仍然有五天早上8点多醒了之后接着睡,直到10点才床。

一个星期前我觉得我将在英超进入魔鬼赛程之前自己亲身感受下,因为诸多工作进入扫尾阶段。而实际上,我全然将紧张抛之脑后,“按时”起床,“按时”上网,“按时”午睡,“按时”去球场,就是不按时处理任务。

直到今天,我还在幻想自己可以用两天的时间和六级进行最终回合较量,而且对结果充满想象。

俗话说,时间就像乳沟,只要你愿意挤都还是有的,可有时候很多人都往错误的方向挤,结果下垂了。

友情 Friendship

一条评论

如果我们都是飞翔的鸟人,当大部分鸟人都在关注你飞得高不高的时候,只有少部分鸟人关心你飞得累不累——这才是友情。

那些只会在你偶尔取得成就的时候不断地赞美又或者说是恭维你、在你暂时陷入低谷的时候无声地远离也可以说是背弃你的人,即便有一天他无辜地承认与你之间存在着友情,那也只不过是在他强奸了“友情”之后安慰你而已。

在你的朋友保研顺利、考研成功或者签约500强的时候,一定要真心地祝福他,哪怕只是发出一条几个字的短信;在你的朋友失恋、住院甚至退学的时候,一定要设身处地地理解他,哪怕只是递上一只安慰的苹果。

友情其实很简单,不去计较你和他的差距,而是在乎你和他的距离,心得距离。

天下没有免费的啤酒 No Free Beer

一条评论

天下不仅没有免费的午餐,也没有免费的啤酒。

前天和一个同学去公主楼二楼吃火锅,早闻那里吃火锅可以免费喝啤酒,终于在前天尝试了一把,反正喝多少都不要钱。

由于我一直对冰冻的东西情有独钟,虽然是大冬天的,我还是要了冰冻的啤酒。刚开始吃得很开心,一瓶酒喝完也没有什么异样。索性又要了一瓶,喝了几口,就感觉肚子里翻江倒海,火锅也吃不下去了。强忍着回到宿舍之后,越发地感觉难受,浑身燥热,真气逆流。折腾了一会儿,预感火山要喷发了,就跑到盥洗室吐了一通。总以为吐完就没有事情了,不料过后爬到床上还是翻来覆去难以入睡。

就开始琢磨,我一向倍儿棒的肚子,怎么今儿个就这么不争气呢?由于当时整个神经系统处于紊乱,而且思维也近乎停止,这个问题那晚我没有想明白。

昨天,中午12点起床之后仍然感觉全身上下爬满蚂蚁似的,说不出的难受!呼出来的是满口酒气。我纳闷,以前喝酒,睡一觉就没有这么大酒味了,难道酒有问题?我不敢确定,那明明是雪花。下午接到电话,伯父伯母来北京旅游,已经下榻到在丰台区某宾馆。虽然他们一再强调如果离得远就不要去看他们了,我还是执意要去意思一下,好歹他们俩老人家这么远来了北京。带着满身的酒味,我就去了。坐在车上那个叫痛苦的,颠来颠去,要吐又吐不出来。到了宾馆都快5点了,肚子还是还在闹革命,酒味还没有消除,晚饭都没有怎么吃。那酒,绝对是出了问题!

从丰台回来,我特意带了个塑料袋,怕在公交车上吐了。我就想,早知道就不喝他那免费的啤酒了,本来好好的一个周末,遇上这等shuī事,折腾了爷一天!

突然我想起了一件陈年往事。前年好像也是冬天,我们原来的班级出去聚会,在北门一个叫草原肥羊的馆子吃了火锅。那次的啤酒也是免费的,大伙吃饭,三十来号人,图的就是实惠,既然有免费的酒,何不放开肚子喝一把。于是乎,班上的所有男生,不管平时多么文弱的或者喜欢装B的,全都提起杯子干了起来,甚至连某些彪悍的女生也喝上了。一轮过后,大家都很high,接着来几轮是理所当然了。可是没有想到,第二轮喝了一半,有个哥们就不行了,申请提前回去,我们看他好像真的快挂了似的,就放他回去了。两轮喝罢,有好几个壮汉都东倒西歪了,连我都感觉不行了。我乘上厕所的机会,到厕所狠狠吐了一把,也好进行接下来的第三轮。结果是,第三轮还没有怎么喝,一大半的男生都开始哭爹喊娘。接二连三地走了好几个人之后。我也撑不住了,也提前往宿舍走,崔静看我不行,连忙跟上来送我回去。我依稀的记得在他刚把我弄到床上,就有电话打给他,说又有个人不行了,让他赶紧去接。后来到了半夜,我神志有点恢复的时候,听见杨震江同志在床上叫唤“下次谁T-M再让我喝酒,我…我…我跟他拼了!”。这位同志可是我们公认的铁男,连他都那样了,我料想,剩下的男生,估计都不乐观。结果第二天上课,果然有一批人没有来。当时大家都觉得很蹊跷,要说多,喝的也不算多,而且有些人平常根本没有喝趴下过(比如我黄某人),即便是班级聚会,个个都不要命地喝,也不至于几乎全倒下了啊!这桩事儿在当时一度成为悬案,没有人能想明白。

今天我把这两件事情联系起来,最终得到一个结论,这两家火锅店提供的免费啤酒存在很大的问题,不然人家凭什么免费让你喝!我只想说:“奸商,我顶你个肺!”

天下没有免费的啤酒,或者引用道上另外一句话“出来混的,迟早都要还的。”

今年暑假去长春实习,驻地旁边有家粥店,2元钱就可以随便喝,8种口味任你挑选。经过两次试探之后,发现他们家做的粥还不错,反正不是粗制滥造忽悠顾客。于是决定某天去狠狠的喝一把。那天,我从早上起来之后就滴水未进,好不容易挨到下午4点,穿着宽松的T恤衫、运动裤,叫上陕北汉子鲁尚宏前去喝个痛快。到了店里,我就直奔盛粥的柜台,很熟练的盛了碗皮蛋粥,赶紧地端到角落里解馋。我去盛第二碗的时候,鲁尚宏才刚刚端着第一碗粥过来。连续喝了3碗之后,我空荡荡的胃才刚刚开始蠕动。接下来又喝了四碗,本准备喝第八碗的,却看见老板娘和服务员小姐直勾勾地看着我,好像要把握引诱过去狂K一顿一样。我心想,都喝了这么多了,反正全喝粥也没有什么营养,况且我这一天没有吃什么东西了,干脆再来两个鸡蛋,今天就这么算了,人家做生意的还得赚钱的。两个鸡蛋吃罢,肚子已经撑了,我摸了摸肚子,走到前台付了3块2毛钱(7碗粥2块+2个鸡蛋1块2),在收银员极其异样的注目礼下得意洋洋的走出了粥店。心里还偷着乐,今天那店可见到牛人了吧,我还积了RP,没有再多喝他几碗。

走到大街上,太阳还没有落山,那么早回去宿舍牌局还没有开始,于是告别鲁尚宏,径直走向了街对面的网吧。那网吧我也去了好几次了,环境和配置都没的说。通常我去那也就是上网看看新闻什么的,毕竟我也没有打游戏的嗜好。俗话说得好“满饱思淫欲”,自从到了长春还没有打劫过哪家饭店,今天难得吃得这么饱,欲望也随之而来。去找点有颜色的片子看看吧。没料到,屁股还没有坐热,片子还没有下完,电脑就被自动锁上了,屏幕显示我的余额不足。我懵了,我这来了还没有半个小时,卡上充的十元钱就没有了?不多想了,先去吧台找她理论去。走到吧台看到很多人已经围在那里了,原来网吧的管理系统出了问题,很多人的钱都弄错了。我只能排在后面等,等了约么半个小时,才轮到我,还没有等我开口,她就破口大骂:“M-D,不就点破钱吗,老娘我烦了!”我一下愣住了,心想这娘么也真变态,撒气撒到爷头上来了,爷也不是好惹的主。我刚准备和她对骂,突然想到,东北一带的女人可都是很凶悍的,指不定就是哪个黑社会老大的妻妾,脏话到了嘴边还是噎了回去。

可是我也不能就这么吃了哑巴亏呀,钱是不多,被网吧这么就坑了,心里不爽啊!我盯着那娘么看了几十秒,就对她说:“你这样会搞得我下次不敢来玩了”。她到是不担心:“你爱来不来,我们这来玩的人多了!你T-M别磨叽了,赶快走!你想死啊!”

“我来长春实习,偶尔来上上网放松一下,遇到这事真不开心。”我也不想和她理论了,万一她真发飙了,弄几个人来砍我,我光棍一条,还没有享受人生的美好,就客死他乡,多不值得!给她丢了这么句话,我也是提着脑袋说的,就想转身出了门赶紧跑。正在我转身的那一刻,她把我叫停住了:“给你钱拿走,看你可怜。”虽然搞得我跟叫花子似的,但也别和钱过不去。她既然给我,我就收下呗。“这样才对嘛,我也没有必要骗你那10块钱”,我也没有忘了缓和下气氛:“这样对大家都好嘛!”那娘么被我这话软化了:“对的,对的,我刚才也饿不是故意的,下次来再来我这玩啊!”我跟个嫖客似的,悻悻的走出了网吧大门,左顾右盼,在确定没有人跟踪之后,疾步走回驻地去了。

事情最终还是没有闹大,但我还是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当时可是子弹上了膛啊,我哪句话说的不对,弄不好就让那骚娘么找人给办了。回到宿舍,很久才平静下来,自打高中以来,还没有被人吓成那怂样过。

那天的事,说到底还怪我,我不该去那家粥店打劫,我不去喝人家7碗粥,就不会吃饱了撑着想去网吧看有颜色的电影,我不去网吧,就不会遇上那天网吧系统故障,我不遇上网吧系统故障,就不会去找那娘么理论,不去理论,就不会被吓成那样。

出来混的,迟早都是要还的。可是有时候,你不仅要还,还得加倍地还。

高二时有段时间,特别喜欢周末跑去扬子桥下上网。

那时候父母给的钱用来吃饭之后,基本就没有什么剩余,哪里有钱来上网呢?后来想出个法子,从吃饭的钱里省呗。饭不能不吃,但可以吃霸王餐。平时身上也不带钱,把钱都放在教室的书包里,中午和晚上乘食堂人多那会去顺手牵羊端碗盖浇饭吃。连续吃了一个星期免费的盖浇饭之后,终于省出了50块钱,够我上好几个星期的网了,心里甭提多开心了。周六放礼拜的时候到书包拿钱准备去上网的时候,猛然发现钱包不在了。从下午一直找到了晚上,恨不得把同学得桌子都翻个变,可是还没有找到。害我还陪了面子去王成杰那里报了案,一般我哪肯去求他啊!结果他找了几个人谈话,也没有弄明白我的钱去哪里了。这件案子至今还是悬而未决,估计得列入县中历史上的悬案了。更气人的事,后来王成杰在找人谈话了解这个事情的时候,有人竟然把我出去上网的事情供了出来。后果可想而知,王成杰不仅让我去办公室写了检讨,把事情通报了我爸,从那之后他还对我看得更紧了,我爸对我的零用钱也更加苛刻了。

悬案是一方面,追根到底还是我的错,我不老想去上网,就不会想着省钱,不想着省钱,我就会不那么缺德去食堂混饭吃,不去混饭吃,就不会RP降低,RP不降低,我的钱包就不会不翼而飞,钱包不丢失,我就不会去找王成杰,我不去找他,他就不会查这件事,他不查这件事,我就不会被人供出来去上网,我不被人供出来,就不会被他弄去写检查还通报家长,不通报我爸,我就不会在接下来很长时间内没有钱花。这件事,越想越有自己抽自己几个耳光的冲动。

天下没有免费的啤酒,其实天下没有几样东西是免费的,即便你得来免费,那也是迟早要还的,甚至还得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