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Pithy Maxims from Seven Sages of Greece

留下评论

  • Solon of Athens – "Nothing in excess"
  • Chilon of Sparta – "Know thyself"
  • Thales of Miletus – "To bring surety brings ruin"
  • Bias of Priene – "Too many workers spoil the work"
  • Cleobulus of Lindos – "Moderation is impeccable"
  • Pittacus of Mytilene – "Know thine opportunity"
  • Periander of Corinth – "Forethought in all things"
"Nothing in excess" and "Know thyself" are the oracles in the temple of Apollo at Delphi.
 
  • 雅典的梭伦- 他的格言是“避免极端”
  • 斯巴达的契罗- 他的格言是“认识你自己”
  • 米蒂利尼的泰勒斯- 他的格言是“过份执著稳健只会带来灾难”
  • 普里恩的毕亚斯- 他的格言是“人多手脚乱”
  • 林度斯的克留勃拉- 他的格言是- “凡事取中庸之道”
  • 米利都的庇塔碦斯- 他的格言是“紧抓时机”
  • 科林斯的勃吕安德- 他的格言是“行事前要三思”

认识你自己 Know Yourself

一条评论

王以铸,翻译家。天津人。1925年生。北京大学肄业。通晓古希腊、拉丁、俄、德、英、法、日、西班牙等语,系我国知名翻译家。曾任天津南开中学、哈尔滨外国语专门学校教师。建国后,历任总署编译局编辑、人民出版社编审、中国翻译工作者协会理事。译有〔古希腊〕希罗多德《历史》,〔古罗马〕塔西佗《编年史》,〔苏〕阿甫基耶夫《古代东方史》、科瓦略夫《古代罗马史》。

认识你自己

王以铸  《光明日报》1982.3.28

       在希腊帕尔纳索斯山南坡上,有一个驰名整个古希腊世界的戴尔波伊神托所。这是一组石造建筑物,它的起源可以回溯到三千多年前。就在这个神托所的入口处,文献上说人们可以看到刻在石头上的两个词,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认识你自己。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最爱引用这句格言教育别人,因此后世人们往往错误地认为这是他讲的话。但在当时,人们则认为这句格言就是阿波罗神的神谕。这其实是家喻户晓的一句民间格言,是希腊人民的智慧结晶,后来才被附会到大人物或神灵身上去的。 有意思的是:两三千年前这句格言看来直到今天还有现实意义。认识你自己吗?谈何容易!一辈子不认识自己而做出了可耻可悲的事情的不是大有人在吗!今天不是还有一部分青年正是由于不认识自己,不充分理解生活在今天社会主义社会中的幸福,经受一点点挫折、打击就悲观、失望、苦恼、抱怨、彷徨,终于在唉声叹气、无所作为之中把时光白白浪费掉了么!就像过去以进士出身为仕途的正路那样,这几年由于某些不太恰当的措施(最近确有改进),人们忽然又以为只有考上大学才是唯一的出路,把它作为追求的大目标,好像如果有谁进不了大学,别的一切就都谈不到了。其实,随便找一部名人传记翻一下就可以看到,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甚至小时只念了一两年书而后来成为大名家的人简直太多了。
  认识你自己罢!再说一遍,这当然是困难的。然而作为一个想正正经经做一番事业的人,对自己先要有个正确的认识,难道不应当是一个起码的要求吗?比如说,你可能解不出那样多的数学难题,或记不住那样多的外文单词成语,但你在处理事务方面却有特殊的本领,能知人善任、排难解纷,有高超的组织能力;你的理化也许差一些,但写小说、诗歌是能手;也许你分辨音律的能力不行,但有一双极其灵巧的手;也许你连一张桌子也画不像,但是有一副动人的歌喉;也许你不善于下棋,但是有过人的膂力。在认识到自己长处的这个前提下,如果你能扬长避短,认准目标,抓紧时间把一件工作或一门学问刻苦地认真地做下去,久而久之,自然会结出丰硕的成果。好像鲁迅说过,即使是一般资质的人,一个东西钻上10年,也可以成为专家,更何况它又是你自己的长处呢?
  英国著名诗人济慈(1795—1821)本来是学医的,后来他发现了自己有写诗的才能,就当机立断,用自己的整个生命去写诗。他虽不幸只活了二十几岁,但已为人类留下了不少不朽的诗篇。马克思年轻时曾想做一个诗人,也努力写过一些诗(就是后来他自称是胡闹的东西),但他很快就发现自己的长处其实不在这里,便毅然放弃做诗人的打算,转到社会科学的研究上面去了。如果他们两个人都不认识自己,那么英国至多不过增加一位不高明的外科医生济慈,德国至多不过增加一位蹩脚的诗人马克思,而在英国文学史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则肯定要失去两颗光采夺目的明星。
  认识你自己罢!无论什么都要切切实实地做,大而无当、好高鹜远的想法一定要排除。比如说,仅仅为了面子,不顾自己的特点,却不自量力地非要报考某个名脾大学的某个尖端的系,有什么必要呢?社会主义社会是丰富多采的,它需要各行各业的专家和能工巧匠都来大显神通。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我们固然需要出色的核子物理学家,但制作糕点的专家我们同样需要,二者都是高尚的、有用的人,并无高下之分。一个人有抱负,也不是非成为驰名世界的大科学家或大文豪不可,炒菜、做衣服、设计花布、种西红柿、开车、跳舞、收废品、捏面人、演戏、唱歌、说相声、送电话、售货、修自行车、刻图章、养鱼等等,只要是社会上的一项有益的工作,做好了都能出色当行,成一门大学问,就看每个人的努力如何了。
  古人早就说过:“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当你认识了你自己之后,应当坚定起来,成为有韧性、有战斗力的强者,为了社会主义祖国的复兴,在你的专长的道路上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下去。再观望几年,人家已经做出成绩来了。虽然说只要开始就不算晚,但人的生命是有限的,毕竟是早比晚要好一些。你在寻找什么机会?机会不正是在你自己手里吗?
  认识你自己罢! 

你看不见你自己,你所看见的只是你的影子。

What you are you do not see, what you see is your shadow.

——泰戈尔《飞鸟集》

Stray Birds. By Rabindranath Tagore

文中的戴尔波伊,即我们现在所称的特尔斐(Delphi),戴尔波伊神托所其实就是著名的阿波罗神殿(a famous oracle of Apollo)。在神殿的入口处实际刻有两句名言,第一句即文中所提的“认识你自己”,γνωθι σεαυτόν / gnōthi sauton / know yourself;第二句是“避免极端”,μηδέν άγαν / mēden agan / nothing in excess

本文谨献给当初盲目报名参加2008年全国硕士研究生入学统一考试,中途又因为自己目标不明确、意志不坚定而未好好复习,最终放弃或者未参加考试的同学,以及即将面临2009年考研的各位师弟师妹!

千万别对英语感兴趣 Absolutely Don’t Take Interest in English

一条评论

请相信,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不是喝醉了酒说胡话,更不是特意弄出这么个非正常逻辑的标题来哗众取宠。

我说千万别对英语感兴趣,就和我说千万别对笔着迷一样,因为英语和笔在大多数情况下都只是扮演着工具的角色。对工具本身感兴趣是没有多大意义的,重要的是用工具完成该完成的任务。

我们的祖先发明笔,是为了记录事件和传达思想,正所谓“史载笔,士载言”(《礼记·曲礼》)。如果有个人对笔产生的兴趣,那结果差不多是我以下描述的那样。他痴迷于笔杆的美感,不管是内在还是外。他费尽心机、辗转周折去搜集各式各样的笔,从毛笔到自动铅笔、从塑料壳的笔到金属壳的笔、从万宝龙的笔到英雄的笔、从尼克松用过的笔到芙蓉姐姐用过的笔、从签字笔到画笔,从传统的笔到高科技的笔,among others。他的屋子里全是笔,书桌上,书柜里,鞋盒里;或者是与笔有关的东西,书籍,材料,照片。他一有时间就欣赏自己已经拥有的笔,并为获得自己垂涎已久的笔处心积虑。那么,他是一个或者将成为一个收藏家,而不是作家,画家,或者数学家(要知道,数学家也要用笔,而且用的时候不比前两位“家”少)。

每一种语言的出现和演化,都是某一群人设法能更好的交流而出现的产物。对英语感兴趣的人,实际上只是对英语的某个方面着迷,比如口音,词源,甚至宗教。可以想象那些人,他们有的喜欢美式口音、有的喜欢英式口音,有的爱看《Friends》、有的爱看《Coupling》,有的喜欢看古罗马神话、有的喜欢看古希腊神话,有的关注圣经中的故事、有的关注英美民间传说,有的喜欢听英文歌曲、有的喜欢看英文纪录片,to name a few。但不管他在哪个方面跟英语有多深的接触,那都不能成为他可以学好、用好英语的充分条件。

有段时间,我痴迷于纯正的英式口音。于是,看电影只看《007系列》、《Cashback》、《龙骑士》等等,看纪录片只看BBC摄制的,如《行星地球》、《不列颠风景》、《时间机器》等等,连英超的每周集锦都下载英文解说的看,甚至去唐宁街10号的网站下英国下院每周辩论的音频来听(几乎听不懂)。以至于满耳朵都是英国绅士抑扬顿挫的发音。暑假里,伯父的孙女从洛杉矶回国内暑期实习顺路探亲。她上幼儿园的时候就跟我哥哥去了美国,汉语只会简单的交流,却说得一口正宗的美国话。在离开国内之前,她说要买些窗帘布带走。家里人问她,要什么颜色、什么样式、什么布料、什么尺寸,她用汉语怎么说都无法让她爷爷明白。好歹我也是学过几年英语的,就把自己推到了她跟前。看着一个16岁的小姑娘巴拉巴拉对着我用美国式夸张语气描述,我顿时感到头晕无比,当我还在英制和公制单位间换算的时候,她来了句“You follow me?”,我甚是尴尬。

还有段时间,背GRE单词的时候,被那些单词背后的故事吸引,如词根、词缀、词源。于是,以后每看到一个单词,就去词根字典里查,或者去词源的网站里查与之有关的故事,为了了解那些与古希腊古罗马神话有关的单词,还上网去搜那些故事集看,乐此不疲。那样,我果然认识了很多有意思的单词,但记单词的效率陡降,红宝书至今未背好,搁在书桌角落已落几层灰。更要命的是,那些单词要么是众所周知简单的,如college, December, academy, Cupid等等,要么是即便生活在伦敦斯坦福桥的人一年也用不到几次的,如gobbledegook, quark, boycott, pyramus。

每次别人问我,为什么还要一直学习英语的时候,我都回答“兴趣使之然”。可我现在越发地感觉到兴趣正是我英语一直学得不够好的原因。因为对英语的兴趣,我花了大量时间在上网搜集单词的故事,下载BBC的纪录片上,而不是去学习那些实用的语法、词汇,听力、阅读、口语、写作上。所以我直到现在看英文电影还不能完全脱离字幕,阅读英文杂志还不很顺畅,和老外交流还有点结巴,写出来的英文的文章还很晦涩生硬。

千万别对英语感兴趣,除非你不想把它学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