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拾趣 Childhood Anecdotes

一条评论

“童年拾趣”是我最近特别想写的一个系列。

今天北京的天气好得让人发春,也许这正是春天的征兆。10年前的今天,我或许正在油菜田里追着蝴蝶和蜜蜂,要么就是和玩伴骑着自行车在长江大堤上你追我赶,也可能正在街上某个游戏厅的角落里厮杀…

掰掰手指头算了一下,在实习之前尚能回家呆上几天。于是跑到了北京北站买了张3月7号去上海的T103。买票倒是没有费多大的劲,3分钟不到,一张热乎乎新出炉的火车票已经进了我的钱包。只是卖票的老娘们依旧如以往的三年一样,那么恶心,我要买到镇江,伊看吾学生证区间至上海,便一口咬定只能买到上海。懒得与她解释镇江和上海的位置关系,懒得与她解释铁路局的规定,懒得为了十来块钱影响自己发春,火车站的人,不管男人女人,我早绝望了。

回学校的路上,开始回忆起以往回家时的情景:随便吃点晚饭,提上大包小包,独自出门,抑或约好同路老乡。走至西门,过天桥,上632,至北京站。跟着小红帽提前上车,放好行李。发几条短信,打几个电话。看着窗外的站台远去,听着无数车轮与一条铁轨奏起的交响乐告别北京。途径天津、山东、安徽。在清晨将至的时候,拥抱江苏大地,接着穿越南京长江大桥。在镇江刚刚苏醒的时候,我便呼吸着别于北京的空气,坐上了回家的大巴了。途中再次穿越长江,当勤劳的扬中人民开始活跃,我也到达市中心。父亲早已等候于车站门口,要不了20分钟,到家。

每次回家,总是怀有复杂的情感。有时我喜欢一个人在外面走走,受不了家里头父母的唠唠叨叨,每次放假,宁愿跑出去玩,也不愿意享受家的温暖。可是,自从上了高中之后,在家呆的日子,屈指可数。高中学业繁重,高一的时候一个月能回家两次,到后来在学校外租了房子,虽然离家不过几公里,却半年没有回家。读大学将近四年,在家时间不过百日。时至今日,即将暂别学习生涯,去另外一个城市谋生,却又觉得“家”是个多么神圣的词。

回忆“家”,似乎只有在我回忆童年的时候,才能勾勒出一番生动的景象了。幼儿园没有上,只是在当幼儿教师的姑妈家度过,从小学至初中,天天回家。那时候的我,无忧无虑地享受着属于自己和伙伴的童年。每次玩得精疲力尽回家,总要先看看父亲有没有回来,若是忘记写作业或是玩得过了火被母亲上报,免不了一顿批评教训。

特别想回忆出童年的每一件趣事,钓鱼、游泳、放火、捉螃蟹…;特别想罗列出童年的每一件玩具,玩具枪、游戏机、四驱车、玻璃球、纸牌、变形金刚…以纪念和告别远去的天真和快乐。

New Semester Resolutions

一条评论

The New Semester is a time for resolutions.

Inwardly, at least, most of us would draw up awesome lists of "dos" and "don’ts". The same old determination recurs term in term out with depressing regularity. We resolve to get up earlier each morning, be attentive morning-readers, use PCs only for academic purposes, spend more time in the libraries reading voraciously, never be absent from classes, finish and hand in the assignment punctually, be nice to guys we don’t like, do physical exercise three times a week…

Previous experience has taught us that certain accomplishments are far from attainment. If we remain dyed-in-the-wool oversleepers, it is only because we have so often undergone the frustration that results from failure. Most of us fail in our efforts at self-improvement because our schemes are too ambitious to be carried out. Meanwhile, we make the fundamental error of announcing our resolutions to everybody so that we look even more absurd when we slip back into our bad old habits.

How will the embarrassed situations be rectified? This semester I did make a list, however, I attempted to keep it to myself. We always develop grandiose blueprints with desirable outcomes, whereas the details on how to stick to the plans are neglected. So I am going to pay more attention to the minor points this time, and check them everyday.

关于生日 My Birthday

一条评论

1987年2月25日,农历正月二十八,伟大的母亲生下了我。

儿子的生日是母亲的受难日,在此,对母亲说一句“谢谢您!”,谢谢母亲,谢谢她含辛茹苦地抚养我长大。

谢谢我的父亲,对于我的培养,以及对于我学业一直以来无私地支持。

同时,谢谢所有关心我的亲戚朋友。感谢你们,有了你们,我的生活更加精彩!

PS:按照我们家里的过法,我应该是过农历(正月二十八)的生日,以至于我很久以来一直不知道自己究竟是87年阳历哪天生的,直到去年才明白过来。现在觉得,过阳历的生日似乎更便于记,也更适应趋势。

A Ten-day Life @ Listening & Speaking Camp

一条评论

On February 10, I started a ten-day life at Listening and Speaking Camp, an English programme affiliated to Beijing New Oriental School.

Taking photos is a good way to track one’s life, so I took photos everyday in the past ten days. Now I am going to show them.

See them in the album at the bottom of this page.

Share a Photo

一条评论

×The photo has been deleted due to the display problem×

发张照片,然后走人。昌平区回龙观农职清河分院,10天时间,希望一切顺利!

破事儿 Trivial Matters

一条评论

1.jpg“每当人类一思考,上帝就会发笑。

我们活在都市里,一切来得快,去得易。悲欢离合,总是百味分陈,花开花落,缘起缘灭。尘世有几许何堪动地震天,一切还不过去似微尘,生死爱欲,恩怨情仇,回头再看,都不过是一堆破事儿。

七段看似自由意志之小插曲,到头来,还不是上帝给世人开的一场玩笑。有些爱情可能在误解中覆亡,也有些是从误解中萌芽。在我们生命中,就不停穿梭着这类叫人哭笑不得的破事儿。

爱情来了又去,去了又来,人们总是无法预料。我们身边不停都有着各式各样的爱情小故事,当事人呼天抢地,但对擦身而过众生世人来说,还不是去似微尘的破事儿。

乘着难得的几天清闲,看了几部电影,如《破事儿》、《长江7号》、《大耳朵有福》、《生死狙击》。《生死狙击》非常符合我的口味,看完了就如最爱吃的冰激凌下肚,只能再舔舔嘴唇,再吃一根就回味不了了,毕竟我没有连续把某部电影看好几遍的习惯。《长江7号》、《大耳朵有福》虽然都由著名笑星主演,但还是看得我犯困,敷衍地看完直接扔进了回收站。《破事儿》是部有意思的电影,个别片段露点了,甚至三点。电影讲了7个小故事,个个看似平淡无奇,实际却是小事情反映大道理。更有意思的是,最近搞得沸沸扬扬的某香港男星以及他的某位前女友都在剧中出现,不过没有出现在同一个小故事里。

我们每天都在经历着一些破事儿,别人不明白,因为那是自己的精彩。

2007关键词 Keywords 2007

留下评论

GRE Graduate Record Examination

受伤 Injury

实习 Internship

抉择 Decision-making

找工作 Job-hunting

电驴 Emule

足球 Soccer

德语 Deutsch

新东方 New Oriental

2007年初的时候,在准备GRE,丁亥年猪年的春节在北京度过。4月6号,在一次院联赛的比赛的左脚十字韧带拉伤,憋了一个月没有踢球。5月4日,忍不住去了球场,旧伤复发。8月初回了趟家,住了一个星期,紧接着去了西安,呆了10天。从西安回到北京的当天,又坐火车前往长春一汽实习,实习为期10天。在长春看了一场亚泰主场迎战实德的中超联赛,是役长春1:2败北,大连凭借两个点球获胜,长春球迷很不爽。实习结束回到学校,面临的是重大的抉择,考研还是就业。徘徊了一个月,终于于10月初决定放弃考研。11月,决定将自己的第二外语定为德语,该月还通过了北京新东方中学部听力口语集训营助教面试。12月,参加了一些招聘会与面试,最终与上海某公司签订三方协议;德语学习进展缓慢;不知不觉地告别了2007。

年·感 Year & Feeling

一条评论

连续两年在北京度过春节,这不是我早打算好了的。今年本来我和爸爸说好了一定回家,而最终我还是留了下来。

连续两年在北京度过春节,竟然因为同一个原因——新东方!但是角色却变了,去年我是GRE班的学生,今年我却是听力口语集训营的助教,如果说这能算是一种进步,我就姑且承认吧。

回想起去年的除夕的晚上,我在新东方总部大厦参加他们组织的新年晚会。晚会的其他内容都没有很深的印象,只记得徐小平、王强、周成刚都去了,老俞没有去,我和徐小平还有周成刚都合影了,至今还存在电脑里,看看照片,感觉和发生在昨天一样。还记得我参加喝啤酒比赛,拿了第一名,奖了一个耳机还有学习软件。学习软件装载电脑里没有用过,不久前卸载了;而耳机早已经坏了几个月,现在应该躺在某个安静的角落。

下午去超市发想买个Lock & Lock的杯子,没有买到,后来又步行去了易初莲花。成府路我步行过好几次,今天却走得很不平静。我想起了2006年12月15号晚上,在清华科技园的赛尔中心考完托福之后,和一个地大的哥们江进从考场沿成府路一路走到地大的北门,本打算在里面找个地方吃饭,结果餐馆全关了,我又绕道地大东门,走到其对面的北科正门,想做个车回来,等了半天没有等到公交,干脆直接从北科大门走回农大了。我喜欢一个人走的感觉,每次走在北京的大街上,我都有一种感触:城市是母体,我们都生活的她的子宫里。

每个人都可以说他喜欢或者爱某个城市,但城市却不会因为某一个人而改变,有钱人照样开奔驰、宝马、保时捷,没钱的民工兄弟照样起早贪黑出卖体力。与其说你喜欢一个城市想去拥有她,还不如让这个城市接纳你。来北京三年半了,我从来没有让自己喜欢过这个城市。但是我却很感激北京,在我失落的时候安抚我,在我孤寂的时候陪伴我,在我停滞不前的时候鼓励我,在我低沉的时候容纳我…

这个春节注定会让我记住,不因为没有回家,而是因为留在北京。在我即将去上海工作之前在北京过年,我想是值得记住的,在北京生活的好几年,不能说熟悉了整个城市,却可以肯定的感受到她的体温。在告别北京之前,我希望再多感受下她的温暖。我喜欢感受北京,特别是新春将至,吵闹的公寓安静的时候,喧嚣的车流消失的时候,拥挤的人群散开的时候…

永远的ZGS8301 Forever ZGS8301

留下评论

本文转载自ZGS8301班群,原作者沈琪Angel。

时间的流水静默的远去了,带走了不知多少的快乐与忧伤
在相聚的那一霎那,我们就该知道这分别的痛楚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我从不敢奢求我们可以不分开,只希望不管我们距离有多远,心都可以贴的很近

从第一天,到最后一天,我们一起欢笑,一起哭泣,携手走过这生命中最难忘的9天,心的领土,早已被它占据,既然选择了,就要风雨兼程
我们共同经历了拓展训练,让我们知道了集体的力量
我们勇往直前

Leo Ryan MJ 三个可爱的大男生 
和我们
ZGS8301
一起的9天
一起度过的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
请永远铭记在心
人海茫茫,有缘才相聚,即使9天在漫长的人生道路中不算什么,但这些天里饱含的故事,确是心头挥之不去的彩虹
我永远不会忘记这9天 
永远的Leo 永远的Ryan 永远的MJ
永远的ZGS8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