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三月 Bid March Farewell

5条评论

我的第22个三月即将过去。

本应该是思春的月份,大脑里却时常一片空白。

月中的时候去上海实习,漫不经心的参观着机器轰鸣的厂房,甚至背离班级约三俩个于花坛角落聊天解闷。

生活在长三角一带的人总是对上海怀有特殊的感情,上海是大都会,财富,与机会的代名词。

直到大学之前,每次去上海总是无比兴奋地欣赏着层叠的高架与参天的高楼,于车水马龙之间憧憬未来的生活。

但是这次在上海一个星期,完全提不起往常那样的兴致。来自北方的同学你一言我一语的比较着上海与北京,或者听其他到过上海的同学介绍她。我只是在寻找我曾经见过的建筑。

宾馆门前的312国道,若干年前是由我市进上海的必经之地,料想自己也好多次的经过于该道,但脑海里很难忆起当时的情景——经过数小时车程终于踏进东方明珠之市时的亢奋。

回北京之前,在外滩和人民广场呆了一个下午。上了火车,竟然只记得浑浊的江水以及各式的漂浮物。

每每非长三江地区的人们谈起上海,总要用“小气”来形容她,一周的上海实习之后,拿北京与之比较,我姑且放弃原则承认罢。也许是习惯了北京两毛钱的公交费,对上海上车即两块钱的形式甚是无奈,心里列出她种种的不是。

回到现实,她毕竟是我将来几年甚至很长时间的工作和生活之地,不满、无奈、不习惯又如何呢?那1000多万的人民不照样早起晚地生生不息么?

实习归来的一两个星期,搁着毕业设计无所事事,称之为调整。

之后院联赛开打了,时隔三年多,再次带上手套。本队五场比赛全胜进进17球失1球挺进决赛。尽管如此,我还是必须承认,我的守门技术早已经退化,心里确实有说不出的的滋味,伤病、利益、关系,这些魔咒都快结束了,随着毕业都他妈的滚蛋吧!

空间更名 Changed the Space’s Title

2条评论

Expressing A Real Life——空间新的标题。
 
记不清具体是什么时间开通的此空间,大概是2006年的1月或者2月的某天,依稀的记得当时还没有完全从失恋的阴影中走出,距离现在也两年多了。
 
开通伊始,几乎没有写下什么文字,甚至没有取个名字。开通当晚写下一篇文章,内容大概是自己开通了空间,顺带写上当日姑妈送给我的几句话:男人要有“三度”,宽度、高度和深度。宽度即豁达的胸襟,高度即卓越的领导能力,深度即深刻的思想。这篇文章后来被我删了,因为看上在无病呻吟。之后一段时间没有写什么,仅仅是复制了几篇文章。
 
到了06年的下半年,好好整理了一下空间,版式调整了,主题、背景音乐以及标题都添加了上去。正标题为“我的绿茵场”,副标题为“Die Welt zu Gast bei Freunden™”(06德国世界杯的slogan)。
 
现在的正标题“Expressing A Real Life”——希望虚拟的空间能反映真实的自我。现在足球再也不是我生活的全部,尽管我依然痴爱,但即将开始新的征程,为新的生活而奋斗。现实社会中,“真实”有时候会是一种奢望,但我会去追求。副标题写成“Began to read, think, write and express…”,只因发现如今的自己相比以往少了一些好动,多了一份思考,开始喜欢看书并借适当的时机表达自己。
 
另外,把原来副标题中“信口雌’黄’”放进了日志分类里边,取代了“喜说喜话”这个不伦不类的类别。

童年拾趣——霹雳游侠 Childhood Anecdotes–KNIGHT RIDER

一条评论

KRS3.jpg

昨天在寝室看完《霹雳游侠2008》,一部神奇的车把我带回了童年,牵动了那段精彩的回忆。

小学三、四年级那会,电视节目远远没有现在这么泛滥,以至于当时的一部电视剧至今还沉淀在我的脑海里。1995年5月,麦克奈特驾驶着他的“好搭档”——基特,驶进了中国的荧幕,也驶入了我的童年,跟我的童年来了个“哈雷彗星撞地球”。

那个时候的我,存在着许多奇异的幻想,幻想自己上天入地行侠仗义无所不能。麦克奈特和基特的出现,梦想中的情节一下子变为眼前活生生的画面。那位年轻英俊,在犯罪横行、无法无天的世界中为无辜和无助的人们主持正义的孤胆英雄,不正是我梦寐以求的形象么?那辆能说话,高端智能,速度非凡,能抵挡任何攻击,独一无二的黑色跑车,不正是我理想的座驾么?第一次在中央二套看到《霹雳游侠》,我就被深深的吸引。而后的每一集都是那么的期待,甚至每个周日在其播放前几个小时,我就傻傻的坐在电视机前,边写作业,边等待着播放。

记得《霹雳游侠》曾经在两个时间段播出(也许有出入),一个是在每周日下午晚些时候的正大剧场,一个则是暑假的时候每天上午。不管是什么时间播放,那一个上午或下午,甚至那一整天总是我最兴奋的时候,那天晚上我总能幸福的睡着。无数次梦见自己在危急无助的时候,看到远处一束红光左右来回闪烁,刹那间自己已经脱离绝境,座在基特飞驰的车厢内。或者在梦中,自己俨然已经取代麦克奈特,那位行走江湖的侠客已经变成了我自己,每次在别人危难之时,我驾驶跑车飞速赶到,撞飞了恶人,以及恶人所有的同党,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不留姓名地离开了,千古美名由此获得…

电视剧中基特车的原型是一款Pontiac Trans AM,当时自己并不知道那辆车的原型的确存在。直到初中的时候,有一次在父亲单位的门口,看到一辆奇怪的黑色双门跑车,当时距看《霹雳游侠》已经过了好几年,自己竟然能一眼判定那辆车外型和颜色和电视剧中的几无差别。我不停的打量和抚摸的眼前的那辆车,纯黑的喷漆、低矮的车身、扁平的车头、使用时能翘起的前大灯、棕色的皮座椅…甚至我就在车附近玩耍,想等车主来了让他开车带我去兜风。最终我等了几个小时,没有人来,我才无奈的走开。第二天我再去原处寻找那辆车的时候,已经不见踪影,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它。这件事当时牵挂了我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上大学之后,在学校的金码大厦后面也曾经见过一辆,驻足打量了十几分钟后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如今,在电驴里能下载到《霹雳游侠》从第一季到第四季每一集,包括好几部电影版。最新的电影版《霹雳游侠2008》当中,主角已经换成了麦克奈特的儿子Mike Traceur,车已经换成了一辆Ford Mustang Shelby GT500 KR。十几年来,也见过许多好看的车,看过许多侠客类的电视剧电影。特别是最近几年,网络这么便捷,自己可以轻松地找到以前看过的或者自己想看的经典电视剧和电影。不过,只是在重新看到麦克奈特和基特的时候,我会边看,边寻找着童年的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