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拾趣——霹雳游侠 Childhood Anecdotes–KNIGHT RIDER

一条评论

KRS3.jpg

昨天在寝室看完《霹雳游侠2008》,一部神奇的车把我带回了童年,牵动了那段精彩的回忆。

小学三、四年级那会,电视节目远远没有现在这么泛滥,以至于当时的一部电视剧至今还沉淀在我的脑海里。1995年5月,麦克奈特驾驶着他的“好搭档”——基特,驶进了中国的荧幕,也驶入了我的童年,跟我的童年来了个“哈雷彗星撞地球”。

那个时候的我,存在着许多奇异的幻想,幻想自己上天入地行侠仗义无所不能。麦克奈特和基特的出现,梦想中的情节一下子变为眼前活生生的画面。那位年轻英俊,在犯罪横行、无法无天的世界中为无辜和无助的人们主持正义的孤胆英雄,不正是我梦寐以求的形象么?那辆能说话,高端智能,速度非凡,能抵挡任何攻击,独一无二的黑色跑车,不正是我理想的座驾么?第一次在中央二套看到《霹雳游侠》,我就被深深的吸引。而后的每一集都是那么的期待,甚至每个周日在其播放前几个小时,我就傻傻的坐在电视机前,边写作业,边等待着播放。

记得《霹雳游侠》曾经在两个时间段播出(也许有出入),一个是在每周日下午晚些时候的正大剧场,一个则是暑假的时候每天上午。不管是什么时间播放,那一个上午或下午,甚至那一整天总是我最兴奋的时候,那天晚上我总能幸福的睡着。无数次梦见自己在危急无助的时候,看到远处一束红光左右来回闪烁,刹那间自己已经脱离绝境,座在基特飞驰的车厢内。或者在梦中,自己俨然已经取代麦克奈特,那位行走江湖的侠客已经变成了我自己,每次在别人危难之时,我驾驶跑车飞速赶到,撞飞了恶人,以及恶人所有的同党,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不留姓名地离开了,千古美名由此获得…

电视剧中基特车的原型是一款Pontiac Trans AM,当时自己并不知道那辆车的原型的确存在。直到初中的时候,有一次在父亲单位的门口,看到一辆奇怪的黑色双门跑车,当时距看《霹雳游侠》已经过了好几年,自己竟然能一眼判定那辆车外型和颜色和电视剧中的几无差别。我不停的打量和抚摸的眼前的那辆车,纯黑的喷漆、低矮的车身、扁平的车头、使用时能翘起的前大灯、棕色的皮座椅…甚至我就在车附近玩耍,想等车主来了让他开车带我去兜风。最终我等了几个小时,没有人来,我才无奈的走开。第二天我再去原处寻找那辆车的时候,已经不见踪影,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它。这件事当时牵挂了我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上大学之后,在学校的金码大厦后面也曾经见过一辆,驻足打量了十几分钟后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如今,在电驴里能下载到《霹雳游侠》从第一季到第四季每一集,包括好几部电影版。最新的电影版《霹雳游侠2008》当中,主角已经换成了麦克奈特的儿子Mike Traceur,车已经换成了一辆Ford Mustang Shelby GT500 KR。十几年来,也见过许多好看的车,看过许多侠客类的电视剧电影。特别是最近几年,网络这么便捷,自己可以轻松地找到以前看过的或者自己想看的经典电视剧和电影。不过,只是在重新看到麦克奈特和基特的时候,我会边看,边寻找着童年的自我。

童年拾趣 Childhood Anecdotes

一条评论

“童年拾趣”是我最近特别想写的一个系列。

今天北京的天气好得让人发春,也许这正是春天的征兆。10年前的今天,我或许正在油菜田里追着蝴蝶和蜜蜂,要么就是和玩伴骑着自行车在长江大堤上你追我赶,也可能正在街上某个游戏厅的角落里厮杀…

掰掰手指头算了一下,在实习之前尚能回家呆上几天。于是跑到了北京北站买了张3月7号去上海的T103。买票倒是没有费多大的劲,3分钟不到,一张热乎乎新出炉的火车票已经进了我的钱包。只是卖票的老娘们依旧如以往的三年一样,那么恶心,我要买到镇江,伊看吾学生证区间至上海,便一口咬定只能买到上海。懒得与她解释镇江和上海的位置关系,懒得与她解释铁路局的规定,懒得为了十来块钱影响自己发春,火车站的人,不管男人女人,我早绝望了。

回学校的路上,开始回忆起以往回家时的情景:随便吃点晚饭,提上大包小包,独自出门,抑或约好同路老乡。走至西门,过天桥,上632,至北京站。跟着小红帽提前上车,放好行李。发几条短信,打几个电话。看着窗外的站台远去,听着无数车轮与一条铁轨奏起的交响乐告别北京。途径天津、山东、安徽。在清晨将至的时候,拥抱江苏大地,接着穿越南京长江大桥。在镇江刚刚苏醒的时候,我便呼吸着别于北京的空气,坐上了回家的大巴了。途中再次穿越长江,当勤劳的扬中人民开始活跃,我也到达市中心。父亲早已等候于车站门口,要不了20分钟,到家。

每次回家,总是怀有复杂的情感。有时我喜欢一个人在外面走走,受不了家里头父母的唠唠叨叨,每次放假,宁愿跑出去玩,也不愿意享受家的温暖。可是,自从上了高中之后,在家呆的日子,屈指可数。高中学业繁重,高一的时候一个月能回家两次,到后来在学校外租了房子,虽然离家不过几公里,却半年没有回家。读大学将近四年,在家时间不过百日。时至今日,即将暂别学习生涯,去另外一个城市谋生,却又觉得“家”是个多么神圣的词。

回忆“家”,似乎只有在我回忆童年的时候,才能勾勒出一番生动的景象了。幼儿园没有上,只是在当幼儿教师的姑妈家度过,从小学至初中,天天回家。那时候的我,无忧无虑地享受着属于自己和伙伴的童年。每次玩得精疲力尽回家,总要先看看父亲有没有回来,若是忘记写作业或是玩得过了火被母亲上报,免不了一顿批评教训。

特别想回忆出童年的每一件趣事,钓鱼、游泳、放火、捉螃蟹…;特别想罗列出童年的每一件玩具,玩具枪、游戏机、四驱车、玻璃球、纸牌、变形金刚…以纪念和告别远去的天真和快乐。